页面载入中...

【粗黑跪趴浓稠bl木马惩罚】奥地利名画消失23年后被找到 真相让人大跌眼镜 - 第2页

  村上:所以这么听起来可能非常自以为是—别人就算整理出我那样的采访稿,我想也是绝对出不了那种效果的。因为是我,才成了那样一本书。这不是什么自吹自擂,而是我本来就有意那么做的。就结果而言,倒在很多意义上是一次再好不过的学习……

  川上:那点在您的翻译上也是共通的吧?

  村上:那我不清楚啊!我搞翻译,是尽可能老老实实贴着原文翻译的,我认为这是第一位的。

  [拍摄手记]

  第一次见到吴家兴老人是16年10月在榕江非遗保护中心,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乐观、开朗、精神。最后一次见到吴老是17年年底,吴老因为病痛的折磨已经只能躺在床上跟我们艰难地微笑了。完成拍摄是在2017年11月,期间我们先后四次来到晚寨进行拍摄,每次都住在吴老家中,跟吴老同起同睡同工作,每次驻扎都不低于一周。期间吴老被确诊患有淋巴肿瘤,在医院整整治疗了半年。刚治疗回来的时候,吴老强忍着病痛的折磨,以最好的状态配合我们拍摄。

  17年春节的时候,我们记录一个重要的侗族民俗活动“记间节”。吴老由于年事已高,并未直接参与活动,但他依然顶着寒风、坐在歌堂中关注着担任本次活动歌师的徒弟弹唱琵琶歌,并配合着我们的拍摄。可令人遗憾、惋惜的是,吴老已于今年初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这让我对本次抢救性记录有了更深的认识,让我觉得即便年三十晚离开家人赶赴拍摄地点,也是值得的。

  ——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 项目负责人 吴安宇

admin
【粗黑跪趴浓稠bl木马惩罚】奥地利名画消失23年后被找到 真相让人大跌眼镜 - 第2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