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那时的他还心存侥幸,想办法将酒偷藏。不过后来风声越来越紧,才有了前文向下水道倒酒的一幕。

  除了“销赃”,狡猾的王晓光还对自己在股市的操作大摆迷魂阵——在得知启动调查之后,他竟然策划串供。暗号、接头、密谈,这种影视剧里的情节,在王晓光身上真实发生了。

  黄碧云卅年前撰文谈《书剑恩仇录》,指故事说的无非是“忠孝节义”的大纲领,“所有人物只以此独一无二的标准来衡量善恶,孝者义者忠,忤者逆者奸,鼓吹的是‘封建意识’并‘重视传统对个人的压迫’”。

  或许是吧。但又不见得全然是。毕竟《书剑》以至其他金庸作品皆以历史为叙事背景,封建时代的封建意识,在那背景下几乎已是必然,但说作者用意或作品效果在于“鼓吹”或“重视”,倒易低估了作者的复杂心意和读者的主动认知。

admin
5G时代下的审美时尚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