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为什么年轻人对“国潮”情有独钟

  6 《景恒街》 笛 安 《人民文学》2018年第11期

  7 《北上》 徐则臣 《十月?长篇小说》2018年第5期

  8 《灭籍记》 范小青 《作家》2018年第4期

  9 《外苏河之战》 陈 河 《收获》2018年第1期

  川上:而写长篇,“魔感”的作用就要每天接连不断,一天天深挖不止。

  村上:不过,“今天没有魔感啊!”的时候也是有的。(笑)那是奈何不得的。魔感不可能天天不请自来。尽管这样,也还是要写,一天也懈怠不得。啊,今天觉得不行,不行也不停笔。反正要写出规定的量。写出来才能修改。再说,写长篇必须大跨度思考问题。

  川上:“现在魔感上来了”—这样的感觉是有的吧?还是写完了才觉察到的呢?写的过程中“上来魔感”那样的质感……

  村上:大体同时出现。“此其时也”的感觉固然有,但长篇这东西,毕竟是长跑,所以总是今天有今天没有的周而复始。不过以大跨度来看,结果上还是该有就有的,总体上。总之要信赖自己。较之写小说,莫如说是在厨房里一个一个炸牡蛎—最好这么想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为什么年轻人对“国潮”情有独钟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